行业新闻

安永:2019年全球银行监管展望

日期:2019-09-04
日前,安永发布的报告《2019年全球银行监管展望》,对监督机构面临动态格局的情況进行了解读,也对行业参与者面临的挑战提出了洞察,并指出我们需要打造稳健的风险及合规框架。全球越来越多的银行监管机构正在将工作重点从金融危机后的改革转向应对新的风险和优先事项。
监督机构面临动态格局:2019年监管环境
银行和监管机构所处环境正在发生改变。在数字化格局不断变化的背景下,由于对新产品和新服务的监督方法不统一,各方对数据使用和所有权以及监管边界存在很多疑问。与此同时,地缘政治冲突也在加剧市场对信贷周期和未来增长和投资状况的焦虑情绪。
监管机构包括了诸多领域,例如监管标准和碎片化,业务驱动力和新技术,发展中市场蕴藏的机遇,监管范围和监管举措等等。全球监督议程和政策议程始终悬而未决。监管机构正重新审视现行法律法规,意欲提高其适当性和透明度。此将导致监管制度标准和碎片化。
此外,当前转型议程的速度之快,以及新市场参与者、产品、服务提供商与行业共享设施的不断涌现,均是前所未见的。监管机构和行业参与者将抓住开发新工具的重要机会,使用新工具管理风险及提高银行 及市场效率、安全性与稳健性。
全球和地方决策制定机构则面临开发新技术、部署和运营方面的管控问题。在发展中经济体,新技术应用发展迅速,加之新市场参与者的助推,金融科技更被视为机遇而非挑战。中国即有金融科技得到迅速采用的实例,例如云技术的大规模应用、以电子支付替代现金支付等。
另外,监管的范围和政策制定机构必须评估现有监督框架,不仅要决定监管范围,还要明确未来的监管方法。监管机构需要回答以下问题:
对承担“类银行”风险的新型实体采用何种监管?如何看待那些因具有登录银行系统权限而导致银行系统出现漏洞的外部实体,或者那些银行日益依赖的外部实体?颠覆型机构是否应和传统机构一样,遵守同一套标准?是否会根据实体类型或活动类型颁发牌照或予以授权?
因此,政策制定机构不仅要确定监管范围,还要明确未来的监管方法。最后,监管机构必须像受监管的市场参与者一样,确定适应新格局的有效运作方法。监管机构将着手解决监督机构的设立方式、监督方式和监督内容等一系列问题。此外,监管机构必须决定对新技术应用带来的新系统性风险、金融科技对金融服务行业的影响以及新晋非金融市场参与者的最佳监管方式。
行业参与者面临的挑战:遗留问题和不断演变的风险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大型银行的资本和流动性状况已得到明显改善。不过,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例如,交易账簿基本审查方面,市场风险模型和系统需要进行全面改革,而在最终结果不确定以及改革结果可能无法在主要管辖区统一实施的背景下,很难对成本进行量化。2019年,总损失吸收能力和中央对手方清算仍将是对金融机构和市场构成挑战的结构性问题之一。
为改善上述问题,银行需要管理和预测新型风险。虽然可借助数字化转型达到目的,但风险管理人员必须加快采用和部署新技术的步伐。
监管改革必须拥有新架构和流程,以便达到更好的治理与控制,并加强框架。在根本性与结构性监管改革措施基本到位的情况下,让恢复和处置方案在实践中发挥作用,并确保金融机构能够在处置状态下满足持续经营的预期是挑战所在。监管机构以前关注的是金融机构在极端情况下的恢复能力,但现在更多关注的是非极端的颠覆性事件,以及金融机构日常业务的弹性。随着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监管格局不断变化,加强治理与风险管理框架成为近年的趋势:
某些管辖区强化实施高管问责措施三道防线框架进一步演化,包括将风险所有权和管理责任转移到第一道防线对风险文化的关注度加大修订风险偏好方法,纳入非金融风险在合规与风险监控中更多地使用数据管理、高级分析、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
因此,监管机构目前希望银行构建具备综合风险控制职能且允许第二道和第三道防线能独立提出可靠 质疑的框架,结合更加成熟的内部审计职能,能够独立审查风险偏好框架和总体风险治理。另外,作为对现有规则和指引的补充,监管机构正在将重点转向具体的运营弹性强化措施。2018年12月发布的巴塞尔委员会报告将成为网络弹性未来标准的指引。
为应对上述的问题,前台工作人员需要接受更为全面的风险培训,而合规部门主管需要对第一道防线控制职能的发展提供建议和支持。第二和第三道防线的控制职能也必须改进,更好地利用新技术和新科技。
行为风险和金融犯罪的威胁持续不断
虽然监管机构在不同时间点处理的主要问题不同,但始终关注行为风险。监管机构随时在处理行为不当问题,各管辖区的行为不当案件在短期内仍无减少迹象。为了应对种种威胁,改进行为和加强犯罪侦查已是迫在眉睫,打造稳健的风险及合规框架更是最为有效的计划之一。
近年来,金融机构在应对金融犯罪侦查缺陷方面投入大量人力和成本。金融犯罪侦查领域利用先进技术的潜力最大。当前,很有必要在客户分析和智能交易监控方面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来提高流程效率。此外,问责机制不仅要垂直深入,还要横向扩展。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特别是可持续金融议程,将成为金融机构战略规划和风险分析的关键要素。
最后,实体、集团及其供应商自身以及彼此之间都需要进行变革。但变革应该是自上而下驱动的。
在管理层层面,现在应该审查和加强:
运营委员会,实现代表性治理风险框架,提高一致性和数据质量新的业务和产品审批机制,促进运营稳健的市场和客户成果
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可制定更灵活、更高效的风险及合规框架。